2017年4月2日 星期日

一個特殊的癲癇病例

筆者曾經寫過一篇文章〈話癲癇〉,談的是兩個兩三歲被教學醫院診斷為癲癇病的小娃兒。他們只不過是雙腳踝受傷,步履不穩而已。我心中一直有個疑問,腳踝受傷會造成大腦異常放電嗎?希望科學家能夠尋找這個答案。

這裡要談的這個病例算是典型的癲癇病人,一個高中一年級的少年。據他母親描述,這個孩子周歲左右曾經有熱筋孿病史。國中後接受西醫治療,每周發病一兩次,甚至一天兩次。病情非但沒有改善,反而越來越嚴重,幾乎每天發作,甚至一天休克兩次。

20167月底到我這裡來的時候,正在接受另一個中醫的治療。那位中醫要求中斷西醫治療,改吃中藥。他的一個療程是三個月。中醫師給的藥很難吃,吃過後會吐得很厲害。效果呢?發作的更頻繁,無日無之。醫病雙方的看法是停止西藥的必然現象,隨著時間的延長,情況自會改善。

但是,這樣嚴重的病情造成孩子的母親精神過度緊張,舌敝脣焦,臥起不安。事實上,這個母親精神病的傾向已經很明顯。剛剛帶孩子回家,馬上打電話來絮絮叨叨講個沒完,一天還不止一通電話。我被吵得幾乎跳腳,很想放棄。轉念一想:妳不管他,沒多久這個母親可能要住進精神病院,家裡還有一個重症癲癇孩子,那個家庭變成啥樣?簡直不敢想像!

為了轉移這個焦慮的母親的注意力,我請求她幫忙觀察她的小孩。每天早晚幫他量脈搏數,觀察他的排便,測全身體溫,並作記錄。然後向我報告。也要求她盡量按照賴宇凡的健康理念,三餐服膺低醣飲食,照顧好孩子的三餐。

初期,她還跟我討價還價,說是要等台北的中醫師三個月療程結束後才讓我醫,要求我只幫她的孩子整脊就好了。我說,兩個醫生妳只能選一個。要嘛去看原來的醫生,要嘛來找我。她很為難,無法做出選擇。我說,讓病人自己選擇吧!他自己想看哪個醫生?尊重他的意見。這孩子選擇了我。後來,他行為不夠端正,在學校闖了禍,我警告他:再不克制自己的不當行為,我就不幫你看病了。他母親也說:那就去看台北的醫生,再喝吐的難受的藥。這招也真的見效了。

整個過程說出來幾句話,實質上,這個小孩子不只肉體上生病,他的精神狀態也是有問題的,被醫院診斷「疑是過動症」,在學校被認為是「問題學生」,外人看他則是「智障青年」。幸運的是他就讀的學校導師給予了十足的關心;他的母親與弟弟每天陪他讀半個小時《轉法輪》,雖然他還不懂甚麼是修煉,但畢竟是法,學法能開啟智慧,安定人心。在外界所有有利的環境下,他身體漸漸康復、學業逐漸進步、越來越接近正常的高中生。

在整個治療過程中,最重大的發現,是這個年輕人之所以患了這麼嚴重的癲癇症,病因是「陽明腑實症」。就是他的胃腸有實熱,太多燥屎鬱結在大腸造成的。

記得看過民國初年的一本醫書,確切的書名與作者已經遺忘。書中談到,迷走神經與大腦是有直接聯繫的,因此大腸出了問題會直接影響腦部,因此陽明腑實症病人會發生神昏譫語(病中神智不清時的胡言亂語)這樣類似精神病人的症狀。

過往我所碰到的陽明腑實症的病人,多半面色垢濁,紅中帶黑,鼻息粗重,口渴引飲,有的老人步履維艱,抬不高腳、跨不出步,兩足在地上磨著碎步前行。脈洪或沉實有力。按照郝萬山教授的說法,具備(1) 全身毒熱內盛的證候,(2) 腹部的實證體徵兩個條件。

而我這位年輕的癲癇患者,脈浮數,剛來的時候達到每秒130~140次。每天都有排便,偶爾小便不出,四肢濕冷,沒事走來走去,一刻不停歇,躁擾不安。除了治療一段時間後\出現嚴重陰囊搔癢外,一丁點兒也看不見陽明腑實的症候。

一位先生介紹我甲殼素,說是可以修復神經系統損傷。我問那母親要不要試試看?腦部異常放電應該是神經系統的問題。母親同意了。結果,一吃甲殼素以後,排便硬痛,屁股像火燒,顯現了陽明腑實的明顯症狀。這個現象的時間長達兩三個月。期間服用包含茵陳蒿湯或麻子仁丸的藥方與有通宿便功能的草藥水。我曾想,如果早知道病在腸胃,一開始使用大劑量〈大承氣湯〉盪滌腸胃、清理宿便,效果會不會更快更好?

無論如何,這個棘手的癲癇病人經過八個多月的治療,證情大有改善,從一天大發作休克兩次,到近三個月每月發作一次。發作後原本要睡幾個小時,到現在發作不到半個小時醒來不用睡覺,脈搏數從130~140每分鐘下降到90~100每分鐘,然後下降到80多至90多。他的精神狀態,學習效果也都大有進步。持續好好調養,完全復原是可以預期的。

從這個病例,我們可以下一個結論,或許嚴重的胃腸實熱證,也是癲癇病的原因之一。中醫教學醫院的研究教授可以從癲癇患者中篩選出排便困難或有便秘史的病人,以陽明腑實證的藥方去治療,看看結果如何?也許可以幫一部份癲癇病人找到康復之路。


中醫與西醫不同的地方就是西醫必須確切知道生甚麼病,哪個組織、哪個器官出現問題才能用藥。真正有功夫的中醫師即使碰到從來沒有醫過的病,不知道病人生的甚麼病,也不知道病的位置在哪裡,他都可以下藥慢慢治療。有的時候很嚴重的病都醫好了,還不知道病人生的甚麼病?其實,就是不斷把病人身上的所有指標往正常方向去推動。譬如脈搏130~140每分鐘是不正常的,想辦法用藥物降下來;手腳冰冷的,想辦法讓它變暖;臉色不對的,想辦法把臉色變好……如此而已。當身體看上去與正常人無異時,病就好了。

2016年9月7日 星期三

熱心的里長後記



近日,女兒教會我把以前十幾年來所寫的文章上到她為我製作的部落格「華景珍文集」裡。除了最早期周報時期寫的少數文章遺失外,大部分文章都可以找到。有一篇標題為「桃花的故事」的文章在女兒收集的資料夾中和網路上都找不到了。後來,在我自己電腦的檔案夾裡找出來,補上去了。

在檔案夾裡發現了一篇名為「熱心的里長」的文章是編輯沒看上眼、未刊登的文章,我也把它上到文集裡了。十幾年前寫的文章,至今人、事、物依然清晰,歷歷在目。有一段很讓人感慨的情節文章中沒有提及,但是仍然值得紀錄。

2016年9月2日 星期五

熱心的里長



那是十多年前的事,我的初中同學介紹我「法輪功」。那真是「聞者尋之,得者喜之」的高德大法。因為正法難得,所以得法初期,非常熱心去推廣這個功法。為了讓住所附近的人認識它,我們一群修煉者出錢出力,印了十多萬份法輪功簡介,每個假日,拿著地圖,挨家挨戶去發送。

有一個炎熱夏天的近午,我們到台灣南桃園一個海邊的鄉里去發簡介,拜訪一戶人家,受到主人的熱切款待,不但請我們入內喝茶休息,聽我們介紹法輪功,還和我們閒聊。

良醫的新書發表會



讀小學的時候國語課本上有一個故事,其它相關資料已不復記憶。只記得好像一個父親教小孩子用弓箭射擊樹上的小鳥。當瞄準小鳥完成後,父親問孩子:你現在看到甚麼?孩子回答:「我看到房子、樹、還有小鳥。」父親說,現在不能射箭。過了一會兒,父親又問:「你現在看到甚麼?」孩子說:「我看到樹和小鳥。」父親還說:「現在也不能放箭。」又過了一會兒。父親再問:「你看到甚麼?」孩子回答:「我看到小鳥。」父親命他射箭,然後把小鳥打下來。

不識權貴的病毒與細菌



《大紀元時報》在201442829,連續兩日的A3版刊登中東呼吸症候群冠狀病毒(MERS-CoV)相關訊息。28日標題〈中東冠狀病毒 10天暴增百例〉,內文稱,據統計MERS累計已345例,其中107死。確定病例中有72名是醫療照護人員。疫情不僅集中中東地區國家,更隨著國際交流頻繁而擴及到歐亞,希臘、法、德、義大利、英國;北非突尼西亞,亞洲馬來西亞和菲律賓都出現了境外移入病例報告。

29日的標題〈埃及發現病例 新薩斯中東擴散〉,報導說沙烏地阿拉伯死亡人數增至102人,確診病例增至339例。報導還提到:有醫生因拒絕治療新薩斯病人,而被迫辭職。

西方人喜歡神韻藝術團音樂的原因




【大紀元930訊】偶然機會與朋友談到去世二十年的丈夫,勾起了早期的回憶。因為我們夫妻倆的關係比較特殊,他是我就讀臺北工專時的教授,教我普通物理課程。我當時被選為班級幹部,有一段時間,老師總是請假沒來上課,班長和我們幾個幹部就去看望他,發現他生病了,而且身邊沒有人照顧。

筆者心裡想:「老師需要有人照顧。」所以上課前,下課後,會繞道到他的宿舍,去問他是否需要幫助,順便陪他聊聊天。最後,在家人的極力反對下,嫁給了他。

2016年8月25日 星期四

話癲癇



不久前,兩個被西醫教學醫院診斷為「癲癇」的小娃兒來過我這裏,心中一直惦記著要寫篇文章談談,以免出現更多的受害者。正好在網路上看到轉載的漢唐中醫的一篇關於癲癇的文章,那是2008年倪醫師門生劉XX寫的〈荷蘭小公主〉。

先生詳細地記錄倪醫師如何在短短五個星期治癒一位被醫生診斷為癲癇的病人,那是一個荷蘭的小女孩,被一再以癲癇錯誤施治了五年。真是令人讚嘆的醫案!「華佗再世」、「著手成春」就是講倪醫師這樣的大夫吧!

2015年1月29日 星期四

車前草的故事



小時候每逢夏天,暑氣燠熱,母親總會煮幾次「涼」茶給全家人喝。有的時候是燈心草,有的時候是仙草,有些時候是鳳尾草,有的時候是車前草。
相傳西漢名將馬武,率軍去打仗。時值6月,天氣酷熱。人和戰馬都生病了,症狀是口渴,且排尿困難、色紅如血且刺痛難忍。按現代的說法是膀胱或尿道發炎了。

2014年12月25日 星期四

戒藥



有一天,一大早接到一個氣喘病人的電話。只聽到電話那頭氣喘吁吁,上氣不接下氣,講話斷斷續續,伴隨著拉風箱般的「咻!咻!」聲。她想趕在上班前來看病,問我可不可以?
這個病人已經吃了二十多年的氣喘藥了。按照她自己的說法:明知道是毒藥,也不得不吃。因為病發作了,不吃就無法上班。類固醇吃下去,病馬上不見,可以正常上班工作。就這樣從幾天吃一包,變成每天吃一包,然後一天吃兩包。身體也從美美的身材,變成了全身浮腫的胖子。

2014年12月11日 星期四

桃花的故事



數年前的一個暑假的某日午後,我接到一位朋友來電,說是讓我去講兩堂課。對象是小學生。我問她:「小學生聽眾讓我去講課,要講甚麼呢?」她輕鬆回答:「隨便講甚麼,中醫的基礎常識啊!認識中藥啊!養生保健啊!」

我這頭正納悶,要跟小孩子說甚麼呢?心裏沒有底,所以考慮要不要接這檔差事。正想回絕。她又說:「幾十個小朋友,都是父母覺得很難管教的,或者是在學校讓老師覺得很頭痛的學生。」哦!她把他們集中起來,辦了個暑期研習營。